他们离开腾讯、网易去做游戏,仅用1小时冲上畅销榜

来源:游戏茶馆

责任编辑:游戏茶馆

发布时间:2023-11-24 09:47:48

0

0

久陷沉寂的桌游圈最近似乎又被“二次元”点起一把火。

今年双十一,《明日方舟》IP衍生桌游《游城拓荒:筑基者》首日预售收入或超千万,在众筹平台“新物集”上超1万人支持,众筹金额断崖式超过“左邻右舍”,给予桌游圈新的震撼。不仅如此,今年宝可梦卡牌简中的推出更让国内卡牌店“遍地开花”。此外,茶馆还了解到,由腾讯、网易离职的策划美术所做的桌游《王冠·继承者之战》(后文简称《继承者之战》)一小时众筹金额破20万。

他们离开腾讯、网易去做游戏,仅用1小时冲上畅销榜

桌游火起来了

以上种种迹象表明,桌游又再次悄悄“显露头角”,并展现出新的发展方向。

不过,圈外热闹,圈内依然冷静。作为行业先驱、早从2016年便已开始探索的星空桌游,其联合创始人的徐峰说,如果玩家能在入手《明日方舟》桌游后爱上桌游,才能“捂热”桌游圈,让其真正“破圈”。

托《明日方舟》的福,徐峰找到更多“二游”洽谈改编的可能性,他在近日还刚签下了宣告暂停研发的《偌星》。在徐峰眼里,桌游市场的确是具备发展潜力的一片蓝海。但缺乏爆款,也导致“国内资本仍看不懂桌游”。

01IP改编桌游依旧“肉少僧少”

《游城拓荒:筑基者》或许能向资本验证桌游的潜力,徐峰表示。

长此以来,桌游在国内游戏行业属于较为”小众”的存在。据共研网,2022年市场规模237.8亿元,相较2658.84亿元的游戏总产业规模显得极为小众。即使作为ACG领域的周边,桌游在手办、徽章等热门衍生品下的映照下也显得冷门。

不过,今年桌游正凭借知名游戏IP的授权改编,多次“破圈”来到非核心桌游玩家的视野中。3月,《血源诅咒:桌面游戏》打破国内众筹销售记录,获得超449万元的支持;近日,《明日方舟》衍生桌游众筹总额或超千万,同样击破了桌游圈的众筹“天花板”。

他们离开腾讯、网易去做游戏,仅用1小时冲上畅销榜

《血缘诅咒:桌面游戏》众筹

他们离开腾讯、网易去做游戏,仅用1小时冲上畅销榜

《明日方舟》衍生桌游众筹总额

我们可将这种预售成绩归功于“粉丝效应”。《明日方舟》在10月22日曝光衍生品,10月31日正式开启预售,目前已获得超6万玩家支持。徐峰推测,这其中或许不少玩家是初次购买桌游。它的定价也被评为“行业搅局者”,或许因为较高的印刷量能够降低其制作成本,其基础版定价低于同类产品,仅为89元。

他们离开腾讯、网易去做游戏,仅用1小时冲上畅销榜

不过,并非所有二次元IP改编产品都表现如此“疯狂”,另一边,《少女前线:云图计划》桌游的“摊位”则稍显慢热,目前销量为100+。

他们离开腾讯、网易去做游戏,仅用1小时冲上畅销榜

《少女前线:云图计划》桌游

因为“明日方舟”桌游这个爆款,星空桌游的徐峰也在与不少二游IP洽谈合作机会。不过徐峰表示,游戏厂商仍在观望,整体意愿有所增加,但有的“还未上线不着急”,有的“忙不过来”,有的从推进到敲定的跨度时间接近半年,大多情况是不了了之。不过,他们最近与暂停研发的二游《偌星》一拍即合,因为对方也有开发桌游的意愿。

他们离开腾讯、网易去做游戏,仅用1小时冲上畅销榜
他们离开腾讯、网易去做游戏,仅用1小时冲上畅销榜
他们离开腾讯、网易去做游戏,仅用1小时冲上畅销榜

《偌星》公告

但一拍即合的例子不多,从原因上来看,“国内厂商还未形成电子游戏与桌游可配套推出的习惯,”徐峰认为,“同时,游戏厂商内部多有周边团队,很少授权将整个桌游外包,有的仅外包‘设计费’。”例如,《明日方舟》桌游便由鹰角自招员工设计制作。

不过虽然肉少,但其实“僧也不多”。徐峰表示,国内像“星空桌游”包含原创及IP授权改编的桌游工作室是“凤毛麟角”。

具体到获取IP版权的合作模式来看,徐峰表示存在两种,一种需要预付“周边组”版权保底费,一种是“前期免费授权”和“后期营收分成”。星空工作室因为控制成本,目前主要合作模式为第二种。

据他所说,桌游的制作成本其实不高。目前星空桌游工作室为4人,一年可制作10款桌游。徐峰表示,目前工作室还有腾讯的《暗区突围》《末刀》、CPP的《EVE》、独立游戏《栖云异梦》《神医》《名画展》等超5款IP正处于IP改编桌游的生产队列中。

他们离开腾讯、网易去做游戏,仅用1小时冲上畅销榜

不过徐峰也告诉茶馆,虽然如此改编订单多,而且他们能通过众筹获得部分制作经费,但是扣除日常开销及生产成本之后,公司的“净利润空间不大,仅为跑个市场位置”。徐峰表示,原创桌游工作室大多如此,除个别主营代理或有其他业务可作为例外。

从整体来看,桌游能凭借《明日方舟》破圈也是好事。徐峰认为,玩家或许会因此“入坑”桌游。不过,桌游圈的开发者对此讨论度不高,大家依旧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或许一款桌游得到奖项认可会更让他们为之欢呼,徐峰补充。

这么看来,桌游开发者都是理想主义者吗?

02桌游成游戏人的新去处

桌游圈氛围类似独立游戏,的确更偏向理想主义。玩家看重桌游的“收藏价值”,在乎制作工艺及解锁内容稀缺性。而桌游设计师,也会被玩家打磨成“细节狂魔”。

桌游在众筹网站是热门坐客。多品类的众筹网站如摩点,近期328个项目中,桌游便占据53个。通过了解众筹金额排行榜,可发现在版权代理引进和IP改编向之外,原创IP桌游也成为热门。最近,在“摩点”桌游品类中,众筹金额Top10里就有5款国产原创IP桌游。

他们离开腾讯、网易去做游戏,仅用1小时冲上畅销榜

摩点“桌游”类目按众筹金额高低排名

其中排名第二的是《继承者之战》,1小时便破20万预售额,目前已获得超36 万支持。徐峰表示能1小时众筹超20万并非桌游圈常态,并且仅由两人分工制作,从项目体量来看较为难得。此外,较为特别的是这款桌游由腾讯和网易的离职员工Vic和阿哲所做。

他们离开腾讯、网易去做游戏,仅用1小时冲上畅销榜

茶馆找到了制作团队,Vic向茶馆表示,的确有些超出预期。此前,他们仅在8月底参加了DICE CON线下桌游展,并未做过多宣传。

据页面信息显示,《继承者之战》是一款动物主题的美式对抗游戏,玩家扮演被王冠选中的动物勇者,通过战斗、成长与征服,去获得森林的统治权。游戏分为标准版和典藏版,价格分别为389和520。

他们离开腾讯、网易去做游戏,仅用1小时冲上畅销榜
他们离开腾讯、网易去做游戏,仅用1小时冲上畅销榜

《继承之战》游戏图片

Vic负责玩法设计,阿哲则负责美术实现。据Vic向茶馆表述,这也是两人的第二次合作。他们是对老搭档,两人在大学时便在同一专业、同一寝室。Vic还曾组建桌游社团,没事泡在各种桌游里,从而也萌生了设计桌游的想法——一款类型月世界观的区控对抗游戏,最终因经验缺乏中途夭折。两人毕业后各奔东西,也一直商量,是否还有机会出来“做自己喜欢的游戏”。

2022年春天,当时Vic因身体抱恙离职休养。他构思了一个游戏原型,阿哲看后也感兴趣,两人再次碰头,《继承者之战》也在2022年春末夏初正式启动。后来,为追平项目预期进度,阿哲也索性离职大干一场。

从玩家转变为桌游创作者,Vic表示遇到了太多困难,“看似简单的一个盒子、几张卡牌背后,有太多专业、复杂的东西”——卡牌材质、印刷工艺、设计时的刀线和出血线——很多时候他们都是“摸着石头过河”。

虽然能有众筹兜底,但Vic告诉茶馆,游戏大约售卖500套以上才能做到不亏。这里以标准版价格389元计算,整体接近20万。目前两人都在家办公,相应成本主要在物料成本、机器、模具费用等,因为“桌游生成费用是套数越少价格越贵”。

这种困难同样体现在国产桌游《咒欲之门》上。这款游戏从2022年5月已发起三次众筹,共推出本体加两次扩展内容。此外,在后记中,负责人媛媛便表示有众筹成本计算失误,导致负债。

他们离开腾讯、网易去做游戏,仅用1小时冲上畅销榜

《咒欲之门》商品信息页

即使创业有风险,但Vic表示,至少现在心情是愉悦的,身体状态也比之前好了不少。

茶馆其实很好奇,他们为何要选择离开这份看起来“光鲜亮丽的工作”。

Vic告诉茶馆,入行近七年,离职有身体状态的原因,但也有来自事业和年龄的焦虑。并非工作有多劳累,而是“很难学到新东西”,作为一颗螺丝钉重复着不喜欢的工作内容,从上至下的复杂人际关系让人身心俱疲。

虽然现在两人工资需要等到游戏发售后才能正式结算,但Vic表示,比起“拿着高额的薪水拼命做着自己不喜欢的游戏”,“‘做自己喜欢的游戏’在我人生中会比‘光鲜亮丽的工作’重要很多”。

“尤其是看着《继承者之战》的样品放在自己面前,非常有成就感。”Vic感慨道,这一年,他也学习到很多新知识,说是收获最多的一年也不为过。

对于徐峰也是如此,他之所以和桌游结缘是“误打误撞”。他在2012年曾趁着“三国杀”这波入朝在北京一家桌游团队工作,后来他做过游戏研发和运营、辗转多个城市后,回到东北仍在兼职做桌游,在2019年拿到20万投资后和合伙人全职创业,然后“折腾”成了现在这样。

他生活最大的变化是,目前生活相较此前没那么卷,事情比较杂但挺充实的。他唯一困扰的是,沟通成本也高。因为桌游领域小众、整体流水不高,经常会被合作方当成小买卖而不愿意沟通。

03薛定谔发展的桌游产业

整体来看,国内桌游产业发展一直处于薛定谔的状态。

根据资料,现代桌游的繁荣由1995年发售的《卡坦岛》开启,衍生出德式/欧式和美式两种风格。随后在2006年,因《三国杀》的风靡在国内兴盛,2008年,凭借《三国杀》,北京游卡桌游也正式成立,一时间,桌游吧也在全国各地落地生花。

他们离开腾讯、网易去做游戏,仅用1小时冲上畅销榜

但来往者也匆匆。从2009年的“狼人杀”、2013年的“密室逃脱”,再到2021年爆火的“剧本杀”,各方“新秀”轮番上场,当热潮褪去后,桌游仍旧比较小众。据共研网,目前中国桌游玩家的消费规模为2115万人,相较国内6.64亿的游戏玩家仍是“凤毛麟角”。

细究其原因,徐峰认为,剧本杀、狼人杀等作为桌游子类被硬撑为一个行业,这在发展中很容易触碰“天花板”。具体以密室逃脱来说,“奥秘之家”CEO徐奥林曾告诉茶馆,线下密室逃脱的重资产、高成本、高售价的特点,会限制行业及消费人群的扩展。

他们离开腾讯、网易去做游戏,仅用1小时冲上畅销榜

奥秘之家转行做手游,线下密室逃脱店从“7家直营+35家加盟”到去年仅剩1家

此外,可以发现,近些年在国内风靡的桌游多以社交、扮演为核心的聚会桌游,而非传统桌游如战旗桌游、家庭桌游、定制类桌游。传统桌游策略性更强,也具备一定游戏门槛。当玩家在对某款桌游失去新鲜感后,不少并没有停留在桌游圈。

传统桌游行业的确发展不温不火,后来居上的剧本杀也比传统桌游更挣钱。徐峰告诉茶馆,今年,上海桌游展曾有同行登台分享,“桌游如何向剧本杀学习挣钱”,台下虽然嘘声一片,却无法反驳这个事实。还有同行因入不敷出“投奔”剧本杀,但内心仍不忘有天回归桌游,“颇有些曲线救国的意思”,徐峰说。

而游卡桌游旗下的王牌《三国杀》也沉寂不少,这些年从桌游形式迭代至《三国杀online》《三国杀移动版》《新三国杀》,中间经历新服玩家及旧服的内战、游戏氪金系统的争议,2022年推出《三国杀》Steam版时上线首日收获”差评如潮”,令人唏嘘不已。

他们离开腾讯、网易去做游戏,仅用1小时冲上畅销榜

《三国杀》steam版差评如潮

国内桌游圈相较海外依旧小众,“基本上中国桌游的生产占全球的50%,”徐峰说,“海外厂商下单以‘万’为单位,而我们多为“500”、“1000。”

但国内桌游行业也始终不乏新秀,这种不温不火的状态,在今年被PTCG(宝可梦集换式卡牌)再次点燃。

04爆火的PTCG简中

今年暑期,根据茶馆的体感,随着夏日阳光这股热浪来到的还有“PTCG简中”。

PTCG作为TCG(交换卡片游戏)的一种,是游戏、动画宝可梦IP的衍生桌游,最早在1996年于日本推出,2021年卡牌销量超过游戏王成为日本最畅销的卡牌游戏,也将TCG先驱“万智牌”甩在脑后。

去年1月,由宝可梦上海进口,并由风卡游戏、艾丽斯卡、上海姚记代理销售,PTCG简中也来到国内桌游圈。

经过超半年时间发酵,成都市的卡牌店已在全国遍地开花,并在今年暑期达到高潮。以官方小程序“宝可梦卡牌会员”为数据来源,7月1日至7月2日,两天内,成都共有约19家卡牌店、潮玩店及体验店共举办超60场比赛,其中有57场为“对战派对”,另外还有道馆对战和王者争夺赛。7月成都还曾举办BW宝可梦冠军之路杯。

他们离开腾讯、网易去做游戏,仅用1小时冲上畅销榜
他们离开腾讯、网易去做游戏,仅用1小时冲上畅销榜

BW宝可梦冠军之路杯现场玩家如云

用户评论

热门游戏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自助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