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增长1亿用户,网易这款上架5年的游戏如今还在狂奔

来源:游戏葡萄

责任编辑:游戏葡萄

发布时间:2022-11-07 10:31:21

0

0

如果细看国内市场,我们总能发现一些经营得足够长线,甚至越做越壮大的游戏产品。其中,《我的世界》或许是非常有代表性的一例。

近日,《我的世界》举办了一年一度的开发者大会,分享了这款游戏产品的动态和数据。根据大会数据,这款产品在国内已经积累了6亿注册用户,对比2020年底的4亿用户量,它保持了每年1亿用户的增速。基本盘快速扩大的背后,是大量开发者和内容的不断涌入。

为了探寻用户增长背后的原因,我们专访了《我的世界》中国版主策刘园园,这已经是游戏葡萄第二次采访他了,去年我们主要聊了他们UGC平台的新功能,今年我们想对这高速增长的用户数据一探究竟。

01

花5年时间打下的基础有多厚?

聊起用户数据,跟本身的产品形态和特点有直接关系。对于多数人来说,《我的世界》是一款沙盒游戏,但其实他们的定位一直是UGC平台型产品。对于UGC平台类产品如何长线经营下去,这个问题往往涉及多方面的影响因素,比如创作者数量、玩家变化、产品技术基础和迭代速度等等。

但在刘园园看来,《我的世界》中国版的核心命题,从始至终只有一个:持续给玩家提供乐趣,以及创造乐趣的环境。可以看到在过去5年里的基础建设,项目组也都围绕这个目标在实行。

从玩家的角度来看,《我的世界》的平台经历了四个迭代阶段。

【引入优质玩法与平台搭建】

【持续优化平台与新人培养】

【降低平台门槛与流量倾斜】

【推出完整教程与实践活动】

起初是整合内容阶段,官方把此前在国内分散的《我的世界》衍生内容聚集起来,这个过程中不光引入了国内原生的UGC内容,还引入了不少海外开发者的作品。在早期《我的世界》也开启了很多品牌合作,去拓展产品本身的内容。

随后,官方一方面是优化平台功能和体验,另一方面是透过开发者生态的培育,不断催生新的优秀UGC内容。

从UGC内容开发者角度来看,开发者注册数量在上升,他们用来创作的工具也在不断更新和扩展相关功能。“去年我们对我的世界开发工作台进行了底层重构,今年又继续对界面编辑器、资源管理器、逻辑编辑器、特效编辑器等功能进行了整体的易用性优化、功能拓宽。”刘园园告诉我,相比之前,现在的开发工作台入手门槛更低,能实现的功能范围却更大了。

(官方衍生工具)

在开发工具不断完善的过程中,聚集而来的开发者也在变多。这得益于《我的世界》中国版推出的大量配套教学文档、培训课程,以及征集活动。在新手开发者快速上路的同时,也能提高成熟团队的开发效率。

(官方教学课程)

“现在我们的培训机制也有一套完整的体系,从新功能的教程,到针对不同阶段开发者的阶梯式技能培训,再到培训营、品鉴团等活动,这些年逐渐积累这些方式方法的过程中,也看到越来越多的新面孔加入进来。”有了逐渐茁壮的优秀内容和开发者,刘园园也提到他们的推广策略也在有意将好作品与玩家打通。一方面,是通过官方渠道的引流、推荐,比如平台推荐位、官方号的介绍和展示。

(热门联机游戏推荐及品鉴家说展示区域)

对于新人的成长,刘园园感受很深:“早期虽然UGC内容也不少,但能明显感受到,当时大家更多尝试的是比较轻量级、小成本的作品,比如一套皮肤、一栋建筑、一个小玩法。而现在大家创作的内容里,多了很多综合素质非常优秀的作品,无论从视觉表现、玩法体验、设计逻辑,甚至整体打磨的完成度上,都非常讲究。”

另一方面是与外部内容平台合作,《我的世界》尝试将KOL引入到开发者生态。之前推出的“MC创作大师”活动中,开发者可以和KOL共同创作并推广组件。主播叶枫也因为参与了这个活动成为了开发者。这些活动已经成为《我的世界》中国版在内容创作的一环。

几大生态版块的打通,让《我的世界》中国版的生态开始形成一种良性循环:越来越多的玩家透过这个平台得以持续接触到有趣、新鲜的优质内容,认识背后的开发者,开发者得到玩家的认可和支持,能够得到更多的收益,也得以支撑新作品的创作。难得的是,这个过程中也诞生了多个收入突破千万量级的头部开发者(团队),以及诸多百万级的开发者(团队)。与此同时,还有更多专注小而美的开发者(团队),能取得优秀的口碑和成绩。

比如涅槃工作室就是一个从玩家发展到开发者团队的典型案例。他们的代表作品有《现代动物》系列、突破百万下载量的《更多史前海洋生物:沧龙》等。

(《现代动物非洲篇》宣传图)

团队在2020年才刚成立,最初的成员都是热爱古生物和动物的玩家。成员在研究大量文献的基础上,尝试最大程度还原动物的动作、行为状态,最终收获了诸多玩家,甚至是海外生物学家的认可。他们的作品《史前动物:恐龙王朝》就得到了全球著名的野生生物学者兼纪录片主持人——奈吉尔马文(Nigel Marven)的代言。古生物模组上线后,官方平台给了单独的标签,开了专区,现在它已然成为一个出圈的热门分类。

(《史前动物:恐龙王朝》海报)

总体上看,经过5年的积累,《我的世界》中国版的生态已经逐渐完善,不仅有一定的用户基础,有不断涌入的新作品,而且不论高品质大作还是小而美作品都有出人头地的机会和足够的回报,换言之,良性循环已经成型。

02

《我的世界》中国版的下一个挑战

在刘园园看来,构建好了生态内部的良性循环,只是到达了《我的世界》中国版的起点,为了在真正意义上实现他们的目标“持续给玩家提供乐趣,以及创造乐趣的环境”,他们仍在规划下一步的发展空间。

要让整个生态向前走,意味着不论对新人还是老人,都要有可以挖掘的机会。目前对于新晋开发者而言,由于《我的世界》中国版已经基本完成基础建设,它已经具备一条完整的从零到精通的入门途径。

有关于新人的发掘,我们也发现《我的世界》从去年起就开始进入大学吸收人才,为即将毕业的学生展示UGC平台和工具,为生态注入血液。聊到这个的时候,园园提到:我们当时特别让团队里最年轻的策划同学去了厦门大学,希望能让年轻人之间有想法碰撞,这是一个互相学习的过程。“

(课上团队讨论)

而对于成熟的开发者来说,要在现有的高度更上一个台阶,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为此《我的世界》中国版考虑探索两个大方向。第一个方向还是最根本的开发工具的拓宽,提供上限更高易用性更好的多种工具,来实现开发者更复杂的创意和想法。

“近些年越来越多的开发者在尝试挑战更复杂的作品,网络游戏式的设计也是非常热门的一个方向,所以尽管以前也有开服工具,但这次我们把它当做一个重点来看待。”刘园园认为,随着开发团队的成长,今后对于复杂玩法的支持会是开发工具的重要迭代方向。

另一个方向就是帮助开发者寻找新的增长蓝海。在刘园园看来,开发者的涌入势必会加剧互相之间的竞争,所以有必要帮助开发者开辟新赛道。如今,《我的世界》中国版也有一些热门的创作领域竞争尤为激烈,相比之下也有一部分可探索的差异化空间。

“对于PC端来说,网络游戏是非常成熟的赛道,大家都很拼,玩家也特别认,这也造成了模组开发的缺口和机会。但对于移动端就恰好相反,绝大多数移动端开发者都会尝试组件开发,网络游戏的开发方向反而有缺口。”所以刘园园判断,第一个蓝海赛道,就是新的开服工具和联机大厅带来的创作空间。

事实上,目前已经有团队通过联机大厅功能取得成功。比如开发者“水果味的布丁”就善于跟随新的开发功能进行创作,而这次他基于联机大厅功能开发的三款作品《水枪战争PVP》《末日星球【超难迷雾版】1.5版》和《谁是卧底》,收效都非常突出,目前下载量均已超过100万次。

(《末日星球【超难迷雾版】1.5版》宣传海报)

第二个赛道则是国内作品出海。在《我的世界》中国版项目组内部,UGC内容出海并不是一个新话题,但实现起来的难度有点超出他们的预期。如今,这个赛道已经经历了一年多的探索,他们踩了一些坑,也积累了不少经验。

《我的世界》UGC内容出海有三个要解决的难题,一是文化和审美层面的供需匹配,二是内容触达用户的链路打通,三是技术接口的匹配。

相比而言,技术角度的问题解决路径更清晰,文化差异、宣发途径的建立需要的试错空间更多。刘园园坦言:“海外《我的世界》玩家更看重审美、品质感和包装,国内玩家则是对玩法机制更敏感,所以国内优秀的UGC内容,出海时也需要一定程度的调整。”

因此,截止目前,《我的世界》中国版团队除了技术适配和配套教程的筹备,重点工作也放在了内容试水上,同时摸索有效的推广路径。针对这个现状,刘园园计划在早期阶段更多由官方主导出海,以便降低开发者出海门槛,后续随着模式和经验的成熟,再把更多的主导权和方法论交给开发者自身,以便探索更大的市场空间。

(出海组件《哪吒》)

此外官方还会尝试一些新的合作模式,比如IP合作。即官方把品牌跨界合作机会,一定程度共享到合适的开发者身上,通过多样化的内容创作,来实现开发者获得收益、官方协调合作、外部IP获得更广传播效应的多方共赢局面。

由此,《我的世界》中国版想要勾勒的未来版图已经很明确了。首先,内容更加多元化,更低的创作门槛带来更多的有趣内容,从热门大作到小而美、冷门精品作都有机会和空间。

总的来说,《我的世界》中国版确保了新人入局门槛足够低,又提供了可以深造内容的工具和途径,最后也在投入足够的资源帮助开发者摸索新的机会。在未来五年,他们应该会迎来最具挑战的发展期。

03

结语

这时候我们再回顾《我的世界》中国版过去的高速增长,不难看出,要盘活具备6亿用户体量的庞大生态,需要的就是足够的耐心,以及能够细致解决每个问题的毅力。对任何人来说,这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当基础打好以后,生态进入了良性循环,我想《我的世界》中国版才到了真正发力的时期吧。

热门游戏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 产品入库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