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游坊CEO梁其伟:不用AI绘图,可能是老板太傲慢(附效果图)

来源:游戏葡萄

责任编辑:游戏葡萄

发布时间:2022-09-19 10:22:54

0

0

编者按:近期AI绘图引热话题后,灵游坊CEO梁其伟在其微博( @soulframe )上,公布了一组由AI辅助绘图的原创IP设定概念图(即本文配图),并谈论了对AI绘图的看法。

虽然是专业的讨论,但目前这条微博的转发已经超过了3000,阅读量超过了200万,许多美术大V从业者和博主都纷纷加入讨论。

有人表达了对这套传统武侠+克系怪谭风格游戏概念图的兴趣;

也有人表示,这种尝试可能是对AI绘图最扎实和有效地应用;

甚至文章本身也揭露了当前行业不愿面对AI绘图的另一个原因——AI这类新事物很难触达到决策者,并改变他们的定性思维。

虽然该组设定图只是实验性作品,不会立项,也与灵游坊当前项目无关,但这种尝试,至少迈出了AI参与游戏研发的第一步,也给行业带来了一些关于AI的新思考。

以下为正文:

最近关于AI绘图的讨论有许多,可能是由于美国科罗拉多州博览会艺术比赛中,AI创作的《太空歌剧院》获得了大奖,以及戛纳电影短片节最佳短片由AI创作的《乌鸦》获得。

激进的人认为AI必将取代人类艺术家,这意味着人类最神圣不可冒犯的领域已经接近陷落,另一部分人认为AI只不过是另一个工具,其跨时代意义不会超过照相机的发明,而照相机显然没有消解艺术家存在的价值,反而提升了艺术家的创造力。

不过,这些关于艺术存在意义的话题过于宏大和遥远,以至于对现实生活和工作没有什么指导意义。实践中,我看到一些美术同行已经使用AI来进行譬如纹理质感之类的生成,节省了繁冗的细化工作量——这是从基础的工具角度进行的应用。

在目前的国内业界,AI很少走入项目决策者(有最终话语权的创作者)的视野中——譬如电影导演,游戏制作人,时装主理人等。我猜想,“老板”们很可能对新事物的兴趣和接收能力已经大不如前,他们也许交代手下的助理大致看看,但总体来说“老板”往往是傲慢的。

但是,一个项目的美术风格和品质,很大程度上要取决于项目决策者,而非项目的美术执行者。我们见过许多出色的艺术家,个人作品令人叫绝,但工作中服务于平庸的项目,这些艺术家无法突破上层决策者的局限性,只能贡献自己熟练的基础技能(这可能是他们能力的30%不到)。

以游戏行业为例,除非美术自己成为项目的高层合伙人,否则这一现状在目前的中国游戏行业中很难改变——而这个先决条件并不容易。

那么现阶段的AI美术真正的价值在哪里呢?我认为,它很可能对美术需求发起方的意义,超过了对美术执行方的意义。

——AI能帮助决策者(或甲方)成为更好的决策者(甲方),至少对游戏来说是如此。

在尚未立项前,AI能够帮助决策者明确自己的愿景和创作意图,譬如题材,风格,品类等。制作人完全可以把自己“一拍脑袋”想出来的主意交给AI,想加什么关键词就加什么,然后看看生成的结果是不是自己真的想要的。

在浮现出最终完全成熟的方向之前,制作人可以反复测试,因为此时他需要的并不是精确,而是“感觉”——这个词说出来时,往往是他手下美术创作者们的噩梦,但是AI显然可以不知疲倦地满足任何无理的要求。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AI也许还可以带给那些保守主义的制作人们在立项时拥有更多的冒险精神。绝大多数国内商业项目的制作人会直接放弃前期对项目风格的把控(这是创作者们最珍视的权力,但往往就被他们放弃了),而直接选定一个已经成功的产品进行“参考”。

在项目中,AI可以让制作人在与美术对接时尽可能清晰地表达自己的需求。在工作过程中,最大的成本和时间损耗往往并不来源于美术自身(美术加班毫无意义),而来源于制作人无法明确地表达自己的需求,以至于留下了大量留待美术自行猜测,捉摸的空白,而这些部分提交的时候,制作人又感觉“不对味儿”,导致了美术大量的反复乃至返工,同时制作人还往往会自我感动于自己严苛要求的“工匠精神”。

传统的需求文档,草图,照片,或者照片p图,能够提供一些大致参考方向。但是远比不上详细了描述了气氛,光照,风格和质感的AI作图,再加上一层自我筛选,如果还能在在此基础上加上p图和文档描述,则可以把沟通的误解降低到最低。

如果在前面两步中,需求方用AI进行了很好的铺垫,提出了明确的愿景,统一了“我们究竟要做什么”的认知。那么我相信在项目进行时,美术的创作热情同样也会被激发。

AI此时会体现出其优势的一面——揭示尽可能多的可能性,而这些可能性背后又具有完整的统一性。AI的缺陷同样也会放大——细节繁复但缺乏合理的取舍,气氛如实再现但缺乏人类能够共情的感染力——而这,正是人类艺术家擅长处理的方面。

在与公司美术同事讨论时,我们提出了“AI更像是水墨画中的水“的说法。中国传统山水画中,画家往往用大幅的泼墨方式快速地填充画面,山水的大致形态会在水墨的流动,与宣纸的晕染,笔触之间的渗透中浮现。

此时,画面事实上是由艺术家的引导(“prompt”)与水的物理特性(“AI”)共同构成的。接下来,艺术家会用较干的笔触顺着已经由水塑造而成的大形态上继续发挥细化——这里面的关键在于,艺术家事先并不知道水会如何具体流动,他无法像油画一样精确地控制画面,只能大体控制,但水形成的趋势反过来会给艺术家以灵感,使得他抓住那种偶然性,并用相对明确的笔触将其确定下来。

甲方理清项目方向,提出明确需求,同时也给美术启发,像水墨画的水一样。这种“在明确边界内的丰富可能性”,应该是一种良性的创作方式。

为了测试这种工作方式,我们花了很短的时间,创作了一系列的某个想象中的新IP的插画,其中许多图面都并不是我们本来就想制作的,而是AI随机生成后带来了某种启发,然后用更明确的p图把那个形象和气氛确定下来而成。

这组图并不是纯粹由AI生成,许多图结合了多张AI生成的结果,也有一些结构进行了手工补绘。我编写了一个完整的背景故事,并生成,筛选了所有图片,两位美术同事把它们继续处理,拼贴成了具有叙事意义和有趣设定的图。

这些图跟我们实际在研的《影之刃:断罪者》和《影之刃零》并没有什么关系,但是它蕴含的审美,风格却是一脉相承的,有时甚至更加奔放激进一些,正因如此,未来AI辅助一定会进入我们的正式项目流程中。

希望AI能够带来更多的可能性!

热门游戏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 产品入库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