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人和我一样,成年后玩小时候喜欢的游戏和主机,但也开心不起来

来源:游戏动力

责任编辑:游戏动力

发布时间:2023-01-16 14:09:47

0

0

“炒冷饭”是许多大厂没有新活时候的惯用套路,那些深埋在我们记忆深处的游戏,往往能够狠狠地收割一波情怀,获得不错的销量。最近发售的《最终幻想7-核心危机-重聚》和《生化危机4 重制版》的新消息,让大家死去的记忆突然开始攻击自己。

有没有人和我一样,成年后玩小时候喜欢的游戏和主机,但也开心不起来
《最终幻想7-核心危机-重聚》
有没有人和我一样,成年后玩小时候喜欢的游戏和主机,但也开心不起来
《生化危机4 重制版》

编辑部越聊越起劲,也不知道谁起的头,话题就突然转向了小时候想玩却玩不到的游戏,结果就变成了……大型emo现场,一个个都开始诉说童年的血泪史。

有没有人和我一样,成年后玩小时候喜欢的游戏和主机,但也开心不起来

下面咱就来看看,几位编辑都有哪些悲伤的童年回忆。

易碎:太痛苦啦——

你信不信现在把《最终幻想13》PV给我放一遍,我立马就哭给你看。《~誓い~》这曲子,哥们现在听到还是想哭。

有没有人和我一样,成年后玩小时候喜欢的游戏和主机,但也开心不起来

《最终幻想13》是我死活玩不到,却死活又想玩的青涩回忆。那时候买不起ps3,天天放学去电脑城看,因为一直玩不到,就很难过。后来在包机房玩了国际版,直接就没绷住。虽然最后是玩到了,但小时候玩不到这个事儿我真的能记一辈子。

说起来还有个挺荒谬的,是关于《洛克人x8》。

有没有人和我一样,成年后玩小时候喜欢的游戏和主机,但也开心不起来

小学的时候不会用虚拟光驱,家里电脑装不上《洛克人x8》,后来逼着我姐给我搞了一张盗版盘,想着终于能爽玩了。

直到有一天开电脑,家里突然黑了,我才意识到是电脑被偷了……那时候住的平房,会有人半夜来你家偷东西。小偷把线剪了,我再插上电源,家里就直接跳闸。

最操蛋的是,我的《洛克人x8》盗版盘还在电脑的光驱里啊!

有没有人和我一样,成年后玩小时候喜欢的游戏和主机,但也开心不起来

除了游戏,游戏机也有我的痛苦回忆。

小时候偶然看到一张报纸,上面有个兔子吉祥物的电池广告,是抽奖抽PSP GO,印象中是黑色的,然后我就一直把那张报纸存着。

有没有人和我一样,成年后玩小时候喜欢的游戏和主机,但也开心不起来

后来终于买了PSP GO,但我妈给买的是白色,跟记忆中的不一样,就很难过。

害,不想再说了,再说哥们真哭了。

歪悠悠:倒是没什么好悲伤的

说来惭愧,大家都在分享自己小时候对游戏多么求而不得,但我这边的情况却有点跑题。

因为父亲工作的关系,自我记事起手里就有一台某品牌的学习机,也就是山寨FC了。

有没有人和我一样,成年后玩小时候喜欢的游戏和主机,但也开心不起来

又因为我姑姑和某个游戏店的老板很要好,小时候我的世嘉MD、GB也是那位老板借的(到现在都还没还),各平台的卡带打完一盘和老板换一盘打,所以游戏基本没断过;父亲又和楼下街机店的老板是熟人,我自然在街机店也是出入自由,甚至老板还会给我代币让我随便玩。

当然上学之后父母开始管得严了,自然也就不再让我接触主机游戏了。

不过似乎是小时候玩得太猛了,又因为父母会把一些掌机用考试奖励的形式送给我,所以上学时我对于游戏的渴求也不算太高。虽然也是有趁父母不在家偷偷玩电脑,然后洒水在大屁股显示器上迅速降温的经历,但基本上没做出啥太出格的事情,所以印象也就不太深了。

不过也是因此,我错过了大量第六世代和第七世代主机上的经典游戏,等到成年后才有机会回过头去品味。

Kaer:我玩具去哪了?

emm……说实话不是很想聊这个话题,想着想着心里就拧巴起来了。

说来也挺惭愧,作为一名游戏编辑,我小时候基本只在家里的老爷机上打打游戏,导致老游戏的积累是少之又少。因为家里对玩游戏这个事还是比较防备的,玩老爷机都严格管控,那游戏机什么的更是想都不要想了,所以我从小就跟掌机、家用机什么的无关。

想起来有一次小学秋游的时候,班里的富哥们儿同学带着GBA SP,在大家的簇拥之下玩瓦力欧大陆,那时候自己的羡慕之心都快实体化了。而回到家呢?又只能继续鼓捣自己的老爷机,这是何等残酷的反差感!我还记得那台机子最多只能跑得动《GTA:罪恶都市》,还是在贴图缺失的情况下强行运转,连玩《圣安地列斯》对哥们儿来说都是奢望。

有没有人和我一样,成年后玩小时候喜欢的游戏和主机,但也开心不起来

这种情况一直到上了初中之后,老爷机报废才好转了一些,我还记得当时老妈非常不情愿地加了点钱,去后门的电脑店配了个好点的机子(当然后来才知道其实并不好,被电脑店坑了)。有了那台老爷机Plus,我才终于是玩上点正经游戏,比如《刺客信条2》啊,《辐射:新维加斯》之类的,记得当时最熟悉的分辨率是800×600,最熟悉的帧数是17帧(当年居然会觉得17帧流畅,amazing),我就在如此惨不忍睹的运行环境下,变成了一名玩家。

有没有人和我一样,成年后玩小时候喜欢的游戏和主机,但也开心不起来
当然也终于是玩上心心念念好几年的《圣安地列斯》了

但要说起童年最痛的PTSD,其实不是游戏,是个玩具。

对于“玩物丧志”的东西,我妈是有点囤积癖在里头的,她当然是不会让我得劲地玩,所以会把我喜欢的东西全藏起来,留到在学习或者课外班时有点小成绩再拿出来让我耍两下。所以她藏过电脑的电源线,藏过鼠标,藏过我爱看的盗版特摄碟片,还藏玩具。只要是个能玩的东西,她都要藏起来,当然大部分东西随着年龄增长最后都解禁了,只是有个玩具却像是被虚空吞噬一样,在被她藏起来后永远失踪了。

就是这玩意儿:

有没有人和我一样,成年后玩小时候喜欢的游戏和主机,但也开心不起来
来自特摄剧《超星神》的变形大机器人,头手脚都可以拆下来分别变形

这个不到一百的模型玩具,当年还是个小屁孩的我爱不释手,然而它在我手里待过的时间,加起来可能都不超过一天,每次玩这玩意儿都会受到严格的时间限制,然后就从我手里强制剥夺,然而这么来回几次过后,我妈自己都忘记这玩意儿藏到哪里去了,恁大一个模型,就这么凭空消失。

长大后,我已经能够理解我老妈当时的做法了,毕竟我这贪玩崽当年不管一管是不太行,只是这大机器人,着实成为了心里永远的痛,它就像个消失的爱人,像沙漠里的海市蜃楼,像永远无法到达的应许之地,每次想起来,都只觉得,太痛苦了!

淦,家里就那么点地方,到底藏到哪去了?

有没有人和我一样,成年后玩小时候喜欢的游戏和主机,但也开心不起来

浮木:迷恋游戏角色等级提升,是我的童年创伤

大概是在 2009 年吧,那时候网页游戏方兴未艾,大家都在玩《摩尔庄园》《赛尔号》的时候,我在玩一个回合制网页游戏——《天书奇谈》,对,不是“奇谭”,是“奇谈”,大概讲的是三个国家的人类为了清除魔军残党而努力的故事,主线剧情和设定其实还挺动人。

有没有人和我一样,成年后玩小时候喜欢的游戏和主机,但也开心不起来

当时只能放学后和周末玩,升级也很困难,得一个地图一个地图,一波怪一波怪打过去,每次到了 30 级解锁新的城镇地图,我就升级不动了。

突然有一天,它推送了新的版本,很多野生的可以捕捉成为宠物的怪物取消、地图大改,很多我过去喜欢的宠物和地图都删改了,那一瞬间我感觉自己被游戏给抛弃了。

话虽如此,新的版本获取经验容易多了,每个阶段都会给新手包,帮助过图完成任务。尽管如此,我也只能通过主线任务、跑环、接公告牌任务,升级到 60 级左右,原因很简单,后面的怪物,离开付费道具和装备,基本上很难打败。

而同期,一个服里已经有很多 90 级 100 级,乃至转生后 100 多级的大佬了。

于是我就反反复复多开、申请角色,看着一个个角色慢慢地升到 50 级左右,然后再次卡住,再也看不了后面的主线剧情。只能跑去还能捕捉野生怪物做宠物的地图,捕获,绑定,查看品质,然后放生,如此循环往复。

后来,我慢慢地退坑了。再后来,我玩别的游戏的时候,看到角色升级很快,会有一种微妙的快感,“莫名地爽到”。

像是去年夏天发售的《异度神剑 3》,主要角色的升级很轻松,不用担心找不到队友,原本就有同伴会陪着冒险(当然JRPG基本都是这个模式),所以我每到营地看到角色升级都会在欣喜之余感叹,哇升级好容易。

又或者是一众养成手游,抽卡获得新角色,初期吃经验材料就能升到第一阶段的顶级,然后吃升星材料突破,继续升级......都会让我感到些微的满足,但也仅仅是一点点而已。

而前文提到的《天书奇谈》,经历快15年,现在还在运营中,只不过多了帮助跳过乏味战斗的第三方辅助软件,甚至可以脱机完成任务,也几乎没有人再手动去操作战斗了,各种如何两天升到 90 级的流程指南俯拾皆是,这些年来还多次合服。

偶尔听到这个游戏登录页面的音乐,我会觉得无比熟悉,但是心血来潮翻看这个游戏的贴吧、微博广场、知乎问题,我又觉得自己可能从来不是这个游戏的一部分,可它带给我的印迹又是如此之深。

翠色绣眼鸟:跟老妈斗智斗勇

大概是六年级那会,迷上了“三亿小学生的枪战梦想”——《穿越火线》。

有没有人和我一样,成年后玩小时候喜欢的游戏和主机,但也开心不起来

但是老妈管的比较严,每次只能玩2个小时,我觉得不过瘾,就趁着她去上班,偷偷打开电脑玩。她前脚关上家门,我后脚就爬起来去开电脑,到了她的下班时间再关,然后还用湿抹布搭在屏幕和主机上降温。

俗话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有一天就出事了。

那天老妈提前下班,而我的心思又全在眼前的游戏上,听到她用钥匙开门的声音,我才意识到坏了。然后紧急拔掉电源,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

结果第二天电脑打不开了,老妈就叫了维修工来。结果发现是硬盘烧了,说大概率是突然断电导致的,这下我全露馅了。

有没有人和我一样,成年后玩小时候喜欢的游戏和主机,但也开心不起来
之后老妈为了防止我偷玩,就把鼠标藏了起来,然而还是被我找到,再次开启偷玩大业。

但我妈也不是吃素的,发现我能找到鼠标后,她干脆直接把鼠标带去上班。然而我却把家里的旧鼠标翻了出来。继续!我还能玩!

最后她真的生气了,不交网费了,属实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结语

虽然现在大家都已成年,不是再那个玩什么都要看家长脸色的小屁孩了,可童年的伤痛却深深地刻在我们脑海中。如今的很多消费、游戏习惯,都是为了弥补当时的创伤。但即使伤口愈合,也依旧会留下伤疤,有些东西是难以复原的。

不知道大家有哪些悲伤或荒谬的童年回忆呢?欢迎跟我们一起回忆过去,在评论区留下你的emo故事。

(本文不含任何商业合作)

热门游戏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 产品入库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