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PR救不活的《2077》,被扳机社救活了

来源:游戏动力

责任编辑:游戏动力

发布时间:2022-09-21 11:55:21

0

0

各位进游戏揍亚当重锤了吗?

由扳机社制作的衍生动画《赛博朋克:边缘行者》已经上线一周,不过,动画的后劲儿足得让人头晕目眩,仿佛闭上眼睛就能听到那曲《I Really Want to Stay At Your House》。

哦,原来是我歌没关。

那正好,来一曲《I Really Want to Stay At Your House》,愿你今晚也能梦见地球从月球的地平线升起。

1

《边缘行者》播出之后,《2077》的游戏在线峰值从1.8万飙升至8.5万,同期游戏更新了1.6版本并且开始了5折折扣,顺势获得了Steam周销榜第二的成绩。对此,游戏的任务总监Pawel Sasko在推特上发文,感谢玩家给游戏的第二次机会。

把游戏改编成其他媒体作品的做法在今天已经屡见不鲜,但游戏改编之于影视作品如同“鬼见愁”,改岔批了的情况占绝大多数,少量能把游戏还原一点的那都是凤毛菱角;而《边缘行者》则是游戏改编作品中的反骨,因使用《2077》游戏场景而引起大量玩家“圣地巡礼”,反过来带动了游戏的人气回流。

《2077》游戏的情况玩家们应该都清楚,2020年首发当晚PS4版连续报错闪退的糟糕记忆依然历历在目,目前CDPR也只是完成了他们承诺的一小部分,换句话说,属于CDPR的救赎还没有完成。

随动画上线游戏也更新了版本,但和他们当初宣传的内容还是差得远

这时候被一部衍生动画“救活”,《边缘行者》极佳的质量功不可没,老实说最初动画公布时我并没有抱很高期待,倒不是我对扳机社的制作水平有怀疑,更多地是出于他们对调性的把控,事实证明,扳机社和CDPR一起讲好了这个故事。

额,或者说用了最能让观众“记忆深刻”的方式讲好了这个故事,因为你看现在看完了的朋友个个精神状态都非常的...emo。

Emo情绪也在一部分玩家心中演变成了愤怒,引发了一系列针对游戏角色亚当重锤先生的花式报复行为,虽然动画的剧情是固定的,众多角色的死亡不可避免,但亚当重锤的死法还是由玩家说了算。

但游戏粗糙的战斗系统,注定了玩家就算变着法子把亚当重锤千刀万剐,也还是没法缓解萦绕在心头的那股子劲儿,只能任凭它自行消化,就像整个《2077》和整部《边缘行者》一样,无力又绝望。

而情绪和心流上的消极,正是我对《边缘行者》最满意的地方。

2

早在2020年CDPR的画饼直播中,《边缘行者》第一次亮相并宣布由扳机社制作,我就一度以为《边缘行者》会是一部比较样板的扳机社动画,也就是听到Trigger之名你会想到的那类作品——《Kill la Kill》《普罗米亚》一类的燃系动作片,穿插一些无厘头的日常搞笑部分,还有最近几年雨宫哲监督的《SSSS》系列更具代表性的青春元素。

俗称贴贴

我甚至一度幻想扳机社会把《边缘行者》做成一部相当胡逼的动画,因为他们正儿八经做过赛博朋克题材动画《忍者杀手》,同样是雨宫哲监督,味儿冲又好看。

(题外话,推荐大伙都去看《忍者杀手》)

不过看完《边缘行者》,我还是庆幸他们没有胡搞瞎搞,这个后于游戏推出的衍生动画,描绘的不是“大名鼎鼎的V”这样近乎全能的玩家化身,而是一群被义体技术异化的、被赛博精神病折磨的、被夜之城吞没的小人物,这就注定了《边缘行者》的悲剧内核。

《边缘行者》在第一集就毫不吝啬展露它的悲剧性,故事聚焦在出身于夜之城的一位学生大卫·马丁内斯,与母亲相依为命的他,身处于社会底层,生活如履薄冰,难以维系,母亲为了让大卫进入公司实现阶级跃迁,重金供他就读荒坂旗下的私立学校。

关于母亲的记忆贯穿全片,也是大卫异化路上自我拷问的根源

但情况总是会向着更糟的方向发展,马丁想给家里省钱,用不起正版软件,又让经济情况雪上加霜;在学校,被富二代同学排挤,三番五次逼他退学;直到大卫和母亲卷入一场飞车枪战,也没有会员级的医疗保险,母亲过世,大卫连母亲的遗体都没见到。

母亲的死亡是就像是大卫的促进剂,把这个叛逆的大男孩推向夜之城的黑暗面,没有双亲,经济陷入困境的大卫,从母亲的遗物发现一个军用级强化义体Sanevistan,在黑市变卖不成,于是决定装在自己身上,成了他走入街头的契机。

这种军用强化殖入物,却是母亲从一位赛博精神病身上取下的走私品,大卫装上Sanevistan后,出人意料地驾驭了Sanevistan,也让他受到来自荒坂企业高层人士的注意。另一方面,大卫为了在街头求生,也邂逅了神秘的女盗贼露西,机缘巧合下加入了“赛博朋克”曼恩的团伙旗下,展开了他的夜之城街头生活。

曼恩算是比较典型的扳机式大哥角色

之后的4集都聚焦在这群“赛博朋克”身上,曼恩、露西、丽贝卡等等一系列讨喜的角色在这段时间被塑造起来,追寻梦想的恋人,可靠的领路大哥,结伴而行的团队,都成为大卫新生活的一部分,情况变好了,一切都好起来了,仿佛大干一票之后就可以继续浪客生活。

我觉得很有意思的一点是,动画将“赛博朋克”这个类型名词描述成了一群人的身份名称,就像是“赛博精神病”的上位替代,身负义体,游走在秩序和精神的边双重缘,努力在逼促无情的社会结构中反抗、苟活的一群人,被称为“赛博朋克”。

但“赛博朋克”与“赛博精神病”的界限也在这过程中一点点模糊,就像一场注定被追上的赛跑。

于是来到第六集,过量的义体安装比疯了曼恩,行动失败,团队分崩离析,暴恐机动队突入的瞬间,在被义体Sanevistan压缩的时间里,大卫痛苦地以慢放目睹了曼恩的死相,前5集堆叠起来的安全感跟着“大哥”一起倒塌,配乐选取了游戏FM96.1“金属最高音”广播中出现的黑金属曲目《Zurawie》,歌曲中的嘶吼仿佛代替了大卫发出疯狂和绝望的声音。

第六话作监五十岚海,91年生人的新生代原画师,用狂气的、颠覆原设的线条和笔触呈现了这段绝望的演出

没人能逃开,曼恩逃不掉,大卫也逃不掉。

故事后半即使穿插着丽贝卡这一可爱人气角色的高光点和炫技式的火爆战斗场面,仍然难以阻止调性的下沉;大卫成长了,成为能独当一面的团队领袖,全身逼近极限的义体化也让他走上了曼恩的末路,从一开始他就被企业盯上当做棋子,他最后能做的也只有拯救爱人,在彻底失去自我前赴死。

3

在看到大卫连续驱动Sanevistan10次的桥段后,我还以为《边缘行者》会有个更俗套的,击败反派的大团圆结局,大卫一直在强调他的“特别”,常人不能驱动的Sanevistan他可以驾驭,超越上限的全身义体化他也能保持神智,这是他抗争的根源,好在他的“特别”被亚当重锤这样的角色击碎,他英勇的抗争也就走到命运尽头了。

我不能说《边缘行者》是个多么完美的作品,它在很多时候都会让我感受到些许落俗,“衍生动画”的身份加上10集的小体量也没法让它驾驭一个多么复杂的故事,它只表现了夜之城的一个切面,但即使是一个切面,我也在里面看到了一些关于“赛博朋克”的东西。

很多朋友以靠近朋克的方式去理解赛博朋克,其根源是鼓励抗争性,强调叛逆、反叛精神,对抗主流价值观等等,从这个角度去看,大卫一路杀回荒坂塔,拼尽一切救下露西,只身一人对抗亚当重锤,为完成露西的梦想安然接受了自己死亡的终局,确实是件非常“朋克”的事儿。

你甚至可以说这过于浪漫了,浪漫得有些“俗”

但对我来说,“抗争”,同时伴随着“抗争失败后的无力”才是让我喜欢《边缘行者》的主要原因,结尾露西孤单一人站在月球上,面罩上倒影出大卫的身影的那一刻,《I Really Want to Stay At Your House》再次响起,这对我来说才是一次完整的体验,真挚的感情被生命的渺小和巨型企业的阴谋吞没殆尽,个体的抗争一点屁用都没有,大卫·马丁内斯的名字就像一朵烟花短暂闪耀了片刻,这操蛋的世界又回归了平静——骨子里的消极和真实的爱一起塑造故事。

其中的变量,只是消极的部分有多么阴郁、无力、绝望,而真实的爱又能如何甜美、真挚、温暖人心,《边缘行者》没有足够的篇幅去塑造如《2077》般的大阴谋,但大卫和露西的感情在这部作品里就像是黑暗潮湿下水道里传来的一束光,美好得有些不合时宜。

也因此,最后这美好破碎的时候,才会让人感受到疼痛。

这是我唯一能想到的,我在看完《边缘行者》数日后仍然无法缓过来的那股子后劲儿的缘由。因为这么美好的爱情在赛博朋克里也太他妈罕见了。

“他再也没有见过莫利。”

“赛博朋克老祖”威廉·吉布森的处女作《神经漫游者》以这句话作结,男女主角凯斯和莫利甚至不能称之为爱情的关系没有得到作者多少描写,少到我差点忽略这段关系,我一度认为这可能才是赛博朋克作品中爱情的常态,是绝对冰冷的环境里无法捉摸的一点点温度 。

大卫和露西的爱情就像加冰伏特加一般炙热。

我觉得这很棒,就像游戏里的台词“走这条路,夜之城永远是赢家”,短短十话,叙述了一个为他人梦想而活的叛逆青年,成长为名字上了来生酒单的“英雄”的故事,一曲悲歌,棒极了他妈的。

热门游戏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加入我们 | 产品入库 | 网站地图